苹果派遣工,未来有什么出路?
2020-01-05 23:13:02
  • 0
  • 0
  • 0
  • 0

现在,苹果产业链是全世界最庞大、最复杂的产业链之一,囊括台积电、三星、夏普、LG、蓝思科技、富士康、和硕等有头有脸的企业,这些企业的CED大都身价数十亿,借助iPhone、iPad的热销,赚取了大量的利润,他们在企业内部,挥斥方遒,有着帝王般的权利和待遇,还与管理者产生莫大的联系,如创造就业机会、影响社区文化以及维护社会稳定之类的情愫,也随着财富的积累而持续地冒出来。当然,除了与其合作的供应商之外,苹果最大的受益者还是库克自己的团队,他们为旗下员工建造新型总部、乔布斯剧院每一张椅子都价值上万美元,还有位于四层的咖啡馆和占地10万平方英尺的健身中心,总部之外,苹果还招募了大量供应链管理人才以及技术大咖,遍布在全球各个角落,一方面传达来自美国总部的要求,另一方面则监督供应商100%按照规范执行,这个群体虽然没有总部员工光鲜,但薪水、福利也在业界遥遥领先,库克会要求供应商在他们的工厂里,选择一块最好的地段,建造成为“苹果空间”,供苹果海外的员工使用。

显然,库克连同苹果总部、苹果空间的人员都属于精英团队,供应商的高管也是人生赢家,但苹果产业链能如此庞大、如此高效地运转,更需要大量“螺丝钉式”的工人,他们大都只是拥有临时合同的短期工,福利、待遇远远比不上精英团队,更大的恐惧来自于:离开苹果产业链,他们还有什么出路,螺丝钉式的工作,技术含量几何?

可怜可恨,谁挖掘了苹果派遣工?

其实,在任何产业链上,都不可能只有精英团队,都需要大量的普通工人辛勤劳作,而且按照八十、二十原则,20%的精英享受着80%的利润,他们创造了iPhone生意,规划着产业链,制定这里的运行法则,自然也决定着如何分配利益,说得直白点,精英团队给予普通工人的利益,只是要确保其“正常工作而已”,说什么尊严、培养之类的东西都是比较虚的,而且在漫长的管理中,精英团队会持续试探“普通工人”的底线,把薪水、福利压低到崩溃的边缘,维系一种“随时会崩溃,但永远不崩溃”的状态。在这些大背景下,琳琅满目的管理制度可谓层出不穷,苹果的派遣制度就是其中一种。

苹果派遣工,又称之为临时工、黑工等等,最基础的员工从事餐饮、驾驶公交和打扫卫生之类的工作,稍微高档一点的就是流水线组装、研磨、物流工作,还有一些临时工需要高技能,如软件测试、编程等工作,他们之所以被短期雇佣,正在于服务的项目有时间限制,如苹果地图的编辑、信息校对项目,大概只需要12~15个月的时间。项目结束后, 上百人的团结就会快速解散,基于此,任谁也没有办法给他们在市中心租下带有落地窗的写字楼,取而代之的则是“朴素”的办公楼,没有咖啡厅、健身房,一切都很乏味,连佩戴的工作证,都没有采用活泼的绿色、蓝色,而是令人压抑的灰色,去洗手间要忍受着一些“腐烂”的味道,便池内常常残留着黑黄白之物。

如此员工数量众多,遍布在硅谷、德克萨斯周、伦敦、捷克、印度以及中国的iPhone Town内,他们的工作被圈在一种框架内,如果说苹果地图是一架精密复杂的机器,那么,编程、贴标签的工人,就是机器中的螺丝钉,整个工作氛围都是单调、枯燥的,更令人沮丧的是,大家只能拿到微薄的时薪,福利、保险、职业发展都很难享受到。

从以上描述看,苹果产业链上的派遣工是可怜的,美国一位学者说过:单调、枯燥的工作环境会让人类变得愚蠢,愚蠢到人类的极点。身处如此工作环境中,又很容易陷入恶性循环:因技能低,只能从事单调工作,然后,没有时间精进技能,最后,只能从事单调工作。但在讨伐派遣制度前,我们又必须搞清楚一件事:任何企业都不会强迫工人劳动,双方都是经过面试,互相选择的结果,派遣工在接受这些短期工作时,心里是兴奋的,毕竟,他们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找不到工作,而且,派遣工在某种程度上,要感恩苹果产业链和制度,感恩那些设计出如此简单又不需技能的工程师。

见贤思齐,派遣工如何向上流动?

苹果产业链精英和派遣工之间,有着判若云泥的待遇差异,这基本符合事实,也符合逻辑,而且造成如此差异,不仅有制度上的差异,更有不同阶层员工的素质差异,笔者无意崇洋媚外,也不会对着精英跪舔,但不得不说,精英和派遣工的人生轨迹差异,比之其待遇差异更加地明显。简单来说,精英团队基本上是名校毕业,他们在哈佛、麻省理工、斯坦福经历了非常残酷的学习阶段,据说哈佛的学生非常重视体育锻炼,如果没有好的身体,他们就无法完成学业,而且在接受到良好的教育之后,他们大都会树立终身学习的观念,在精英团队眼中:大学只有开学,没有毕业。

相比之下,派遣工团队的人生轨迹就没有这么精致了,他们无法完成复杂的学习,更有没有终身学习的习惯,而且对生活缺乏规划,把大量的时间浪费到短视频、直播上,更大的差异来自于对身体的管理,他们外出打工会非常节俭,常常会出现四个人挤在一个出租屋的状况,目的是节省20块钱的住宿费,正当精英团体们在拥有落地窗的健身房里挥汗如雨之时,他们却常在路边摊撸串,不顾一切地拼酒、糟蹋身体;正当精英团体们认真体检,去美国、欧洲、日本体检之时,派遣工却常常逃避体检,他们害怕发现问题又无钱医治,最糟糕的状况就是:潜在的疾病会通过“恶性的症状”来要求派遣工住院医治,这意味着高额的医药费,一项悲观的数据显示:普通人积累一生的财富,有70%的概率在生命最后的三年内交给医院。如此破败的人生,偏偏就是大多数工人的人生。

苹果派遣工,究竟有什么出路?这个问题更确切的问法应该是:全世界的普通工作者,有什么出路?或许,我们无法改变环境,但却能改变思维,见贤思齐。(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