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自由者,为什么要每周工作80小时?
2019-11-25 07:29:23
  • 0
  • 4
  • 6
  • 0

财富似乎能改变一切,特别是在中国,我们的社会只提供了单一的成功偶像和价值标准,也即:谁有钱,谁就会成功,而一些普罗大众也常常自嘲: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普通人很难想象富人奢华的生活,早晨起来,可以从床上直接跳到海里,吃一顿飘在水上的早餐,或者在车库里摆着玛莎拉蒂、保时捷和宾利,根本不用考虑停车位的问题,更令人困惑的是:财务自由者,为什么还要每周工作80小时?

笔者曾经做过一期微博专题:科技大佬的癖好,其中,苹果CEO库克的癖好就是喜欢“起早”,每天凌晨3点45分就会起床处理电子邮件,然后去健身房,每天晚上都会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在他的影响下,苹果在全球范围内的员工都必须勤奋无比,常常忽略时差问题;三星的李健熙也非常狠,喜欢攀岩、击剑、铁人三项,身体里有源源不断的能量,老爷子可以向员工连续咆哮9个小时,而且由三星开始,向全国范围内推行7点上班工作制,理由是:年轻人如果能7点上班、4点下班,就会有大块的时间学习、运动或者做其他的事情,但真正的事实是,在三星上班,怎么可能准点下班呢?

财务自由者,为什么要每周工作80小时?或许,这个问题只会发生在中国或者最底层的社会,毕竟,我们的成功标准太过单一,以至于,大家都忘记生活是多维度的,财富的确是最重要的一个维度,但绝对不是唯一的维度。相比于普通人,那些财务自由者、亿万富翁,更容易看清生活的本质,在工作中获得大量快感。

快乐工作,不仅是奢望更应该是技巧

“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这是网上一个非常经典的段子,普通人只消瞄一眼就会觉得恶心犯晕,但对于企业家、财富自由者来说,快乐工作并不是什么违背常理的事儿,他们甚至每天都在享受如此感觉。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大型企业的掌舵人都会有一些特别高大上的口号,如乔布斯的“生而改变世界”,他才懒得每天盯着财务报表,也懒得去压榨产业链;马云则说:阿里巴巴的经营目标是帮助中小店铺快速成长,培养出越来越多的“京东”,同时,大帅在很多场合都直言不讳:自己对钱没有兴趣。

事实上,金字塔顶的人之所以工作,更重要的目标是“自我实现”,能看到自己的产品受到全世界的追捧,乔布斯自然会觉得自己是上帝;越来越多的小店铺成为京东的竞争者,马云也会乐在其中,他们有高超的技巧,于工作中找到快乐,顺便赚钱。

文学大师王小波说:人生下来是要追求快乐的,而不是来处理压力、完成艰苦卓绝的使命,我们把学习当作苦差事,享受不到“思维的乐趣”,我们又在工作中饱受压力,自然也很难享受其中的成就感,总之,中国人的一生似乎都是在受苦、不快乐中度过的,偏偏有一些哲人发明出“以苦为乐”这样不要脸的词汇,所以,企业家、财富自由者之于社会的影响远远不止于一两部优秀的手机,还包括他们向社区输出的经营理念、品质理念以及工作、生活理念。如前文所述,财务自由者每周工作80小时,是乐在其中,追求一种自我实现的感觉,比如库克去到某供应商,台上演讲,台下站着数万名产业链工人,高喊:thanks for your job,库克顿时酸爽,如此当上帝的感觉比之百亿身价更令人着迷,也促使其凌晨3点起床;而从另一个角度讲,企业家、财务自由者长期处在忙碌的节奏中,大脑已经习惯了高速运转的状态,一旦停下来就会出现各种不适应,甚至引发问题,正如NBA篮球运动员一旦退役,训练和饮食自律性都会出现“降级”状态,身体快速发福,不仅影响外在形象,还会加重心脏、脑血管的负担,降低生命质量。

企业家、财务自由者在想明白了这一切之后,不会停止工作,他们深知如果让自己闲暇下来,不仅会丢掉更高级的快乐,而且会快速陷入生活的琐事中,这些对于长期站在金字塔顶的人来说是陌生的,几乎等同于灾难,所以,他们宁可保持忙碌的状态,也不会轻易悠闲下来。快乐工作,早就变成企业家的标配技能。

贫富差距,如何消灭“亿万富翁”?

企业家、财富自由者,为什么还要每周工作80小时?这个话题更广泛的讨论意义在于:财富差距如何平衡,又如何消灭“亿万富翁”呢?一位美国议员曾经在一次辩论中讲到:亿万富翁不应该存在,贫富差距是道义和经济上的暴行,更尴尬的是,这位议员是整个辩论赛中唯一的亿万富翁,可见,全球范围内的贫富差距已经引起公愤,现阶段没有人想保护亿万富翁,甚至连亿万富翁都不愿意保护亿万富翁。此外,Facebook CEO扎克伯格,也有类似的观点,他坐拥700亿美元资产,却一直过着简朴的生活,一件非常普通的T恤能穿几年,连妻子都没有特别漂亮,不用说自己是脸盲,他强烈认同:现在的社会制度、金融制度非常得不健康,否则,自己不应该拥有这么多财富。

财富如水,如果你的财富只是一杯水,大可以自顾自地一饮而尽;如果你的财富是一桶水,就要学会和家人分享,如果你的财富已经是一江春水,就势必要同整个社会分享,否则,硬要留在自己的手里有可能变成“祸水”。

况且,管理巨额财富本身就是一件极其复杂且繁琐的事情,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和专业,从这个角度讲,企业家、财富自由者不可能和古代老绅士、晚清的贵族旗人一样,只需要坐坐马车、遛遛狗、玩玩鸟、喝喝茶,就能处理好自己的生活的。在可预见的未来,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提升,整个人类之于财富、资金流动、生活本质的理解将会更加深刻,社会的价值观也会更加地多元化,类似守财奴式的说法会变得越来越少。平心而论,现在财富集中到金字塔顶1%的人手中,对于普罗大众是不公平的,对于金字塔顶上的人更加“不公平”,甚至残酷。企业家们还好,毕竟,他们智商足够高,也经历过财富积累的过程,懂得如何管理财富,懂得在财富自由之后,如何继续工作,但对于一些娱乐明星、拆迁户、体育运动员来说,巨大的财富带来的不全是“幸福”:因为失去工作的动力,拆迁户们吸毒、开跑车、撩妹;因为快速的财富聚敛,明星嫂子和街舞弟弟纠缠不清,也同样因为巨额财富,NBA球员人均一个私生子…这些都是“不工作”带来的后果。(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