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创造恐惧,人类会丢掉地球主导权吗?
2019-11-09 12:22:00
  • 0
  • 2
  • 0
  • 0

随着科技的发展,机器人越来越有灵性,也越来越像自然人类:最早的机器人只不过是一条手臂,只能完成简单动作,横向直走、纵向直走,稍微拐个弯儿都不行;后来感应器、大数据等技术快速发展,机器人开始变得更加聪明,不仅能完成相对复杂的工作,还能自主学习,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人类的高级情感,这让相关从业者对未来充满想象力。此外,科幻电影中,机器人的进化速度要远远快于现实世界,如近期上映的《终结者-黑暗命运》,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观影热潮,人们怀念施瓦辛格和汉密尔顿的荧幕形象,更怀念自己的青春:作为T-800战斗最激烈壮阔、最为夸张的一次,他不仅是队伍的精神领袖,也是几位女性角色的后盾,戴上墨镜象征着昔日勇士的回归,面对着“公认的、不可战胜”的敌人,激烈的打斗场面,于大荧幕再现,重新唤起大家的青春记忆,同时,也再次引发“人类如何同机器人共处”之大讨论。

在一些电影以及模拟的视频中,我们常常能看到“机器人举着机关枪或者火箭筒向人类开火”的镜头,但在现实世界,这些都尚未发生。事实上,著名的机器人定律第一条就规定:机器人存在的价值就是服务人类,绝对不能“伤害”人类,这是“机器成人”的底线,但相比于电影中的镜头,更令人忌惮的是:机器人的工作能力,学习能力以及适应环境能力,产业链工人正因机器人丢掉饭碗,越来越多的欧美人正在考虑是否领养一个机器baby,如此恐惧发展到最终极的讨论是:人类会不会丢掉地球的主导权?

迎合人性,机器人为什么会创造恐惧?

平心而论,人类最早制造机器、“养育”机器人,最核心的目的就是代替人类工作,一方面,我们会把自己“做不了”的工作,乖乖地交给机器人,如芯片加工、印刷电路板贴装,还有火星探索,海底勘探等工作,这些都没有办法由人类的双手来完成,相信很多人小时候都看过《动物世界》,为保持动物们最原生态的环境,摄影工作只能由机器人来完成;另一方面,人类也会把一些“不想做“的工作交给机器人,如此趋势在新时代体现地更加明显:老一辈人还能枯坐在流水线上,认真地完成单调的组装工作;泥瓦匠师傅尚有心思自己盖房子,享受着材料在自己手中升级的快乐,但现代新社会高度发达,效率成为第一优先级,人类再无暇享受“制造过程”的快乐,为了追求更高效率、更高精度的制造流程,逐步采用机器来取代人工,拿建筑业为例,此前由熟练的工人建造一栋5层商业楼,需要打桩、搭建安全系统,再由人工把砖头砌好,最快的速度大概需要九个月,工人们还要冒着生命危险,经常有“即将竣工,突然砸死一个人”的事情出现;而最新的由机器人主导的建筑业,在搬砖、砌砖方面效率更高,也省去了安全系统搭建的时间,工期最快纪录是:十五天建造一栋三十层的大楼,而且零事故。

毫无疑问,机器人产业在过去三十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按照人类的设计初衷,这应该是绝对的好事儿,但因涉及到就业机会、技艺传承、智慧竞争等事项,人类在享受机器人所带来的便利时,也不得不处理它们创造出的恐惧:

首先,机器人的存在放大了人性的弱点,特别是惰性和贪婪,我们把越来越多的工作交给机器人,最早是流水线组装工作、建筑工作,最近十年又把厨师、服务员、安保等工作也统统交给机器人,但人类在本质上是需要工作的,大范围地机器化,让大量基层的工人丢掉饭碗,他们又没有办法快速找到金字塔顶的工作,可以说,机器人最先给“底层工人”创造了恐惧;其次,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的发展,机器人正在胜任更复杂的工作,包括一些艺术性工作,比如它们可以临摹出梵高、达芬奇的画作,蒙娜丽莎的微笑不再神秘,也能制造出经典的景德镇瓷器,自然人的作品和机器人靠数字模拟仿造出东西,根本无法分辨。显然,机器人正给这些昔日大师们带来巨大的恐惧:他们赖以成名的绝技,辅助其获得社会地位,给其带来无限快乐,此前需要稀有天赋和潜心修炼,如今只需要一串代码就能复制,这实在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儿。

当然,人类对机器人,最终极的恐惧依旧是:地球主导权的归属,要知道,一旦机器人可以自主学习,它们很有可能做出“不受人类控制”的事情,机器人甚至可以自己编程,来创造更高级的机器人、创造新世界,如果一不小心在材料科技方面取得重大突破,发明出“水银式”机器人,抢走地球的统治权,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多元地球,人类如何同机器人共存?

恐惧弥漫在科技界、学术界以及电影界,但“地球机器化”的大趋势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而且笔者深信,电影里的终结者一定会成为现实,正如潜艇最早出现在科幻小说中却终成现实一样。到了那个时候,人类要思考的,不再是如何驾驭、奴役机器人,让它们身兼数职,而是如何同机器人共处,甚至全面结合。

在可预见的未来,机器人一定会更加智能化,它们不仅能完成基础的体力劳动,还会在更高端的领域展露头角,比如机器人医生,未来有可能彻底取代中医,又比如机器人按摩师,她们的力度和手感更加标准,如果能在材料方面模拟出类似人类皮肤的感觉,按摩行业将会彻底被颠覆,还有,机器人快递小哥,爬楼的速度一定要远远胜自然人类,而那些丁克家族也有可能领养一个“机器baby”,可以看出,机器人之于未来世界的渗透,会更加彻底。因为渗透率增加,它们也不止于“履行义务”,而是拓展到“享受权利”的范畴,更可怕的是,相比于自然人类,机器人适应环境的能力更强,它们可以在高温、高湿、高浓度化学药剂的环境中生存,养料和能量更容易采集到,而且不存在人类特有的情绪问题,更换零件、更新代码也要比自然人类容易得多...

如果未来足够和谐,人类思想完成转变,或许,人类真得会把地球的主导权,交给机器人,就好像交给我们的孩子一样,毫无怨言,是自然生命和机器间的传承。(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