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业下沉,“小镇姑娘”是消费主力军?
2020-02-14 21:35:30
  • 0
  • 0
  • 0
  • 0

两年前,电影票房的一组数据显示,小镇青年成为一些电影的主力消费者,几乎贡献全部票房的50%,如此数据让嗅觉灵敏的商家意识到:小镇青年、小镇姑娘已经成为中国青年的主体人群,他们有着不错的消费能力,却被长期忽略。于是如你所见,越来越多的商业板块开始下沉到小镇,包括电影、互联网、美妆、智能手机、外卖、网约车等等,它们带给小镇青年现代化都市生活,最起码是低配版的都市生活:iPhone11在农村并不受青睐,但也没有人再用诺基亚,时尚酷炫又便宜的OPPO/Vivo成为主流机型;乔治阿玛尼的衣服显然经不起乡村的尘土,弄一身最新款耐克外套却是司空见惯的;年轻的农村一代,同样喜欢聚会,喜欢摆脱家里的油盐酱醋,他们再没有心思去杀一只活鸡或者捕一条活鱼,更希望坐在装潢精致的火锅店内,小镇里没有海底捞,也要经常去小龙坎等品牌火锅店。此外,移动互联网催生的快递、外卖、网约车等城市服务,也渐渐地于广大农村地区流行开来,小镇姑娘说:我们早就可以叫外卖了!

权威数据:我国中小城市数量已经达到2160个,直接影响的区域占国土面积的96%,总人口达到10.16亿,占比75%以上,这些数字背后是庞大的蓝海市场,小镇青年之于消费的渴求正逐渐爆发。当然,商业下沉模式不能仅仅是城市的阉割版,而是要因地制宜地推出商品和服务,最起码,商家要知道是小镇的姑娘有更强的消费力。

小镇姑娘,她们正渴望怎样的现代化?

其实,之所以会特别谈到“小镇姑娘”,正在于农村、乡镇正经历前所未有的特殊现象:局部小镇离婚率达到45%。因为二十年前,重男轻女的思想严重困扰着小镇父母,多数的家庭非常渴求男孩,“生男生女都一样”的标语被严重忽视,而等到二十年后,因男生偏多、女孩稀有,小镇姑娘成为婚姻关系中的绝对主导者,她们会要求琳琅满目的彩礼:如三金,含金手镯、金项链、金耳环;再来三斤,就是100元的钞票,称上三斤来提亲;在一些工商业比较发达地区,则是四有要求:有楼房、有汽车、有工厂、有店铺,更尴尬的是,即便过了彩礼一关,婚姻关系也无法高枕无忧,如今小镇姑娘们把家庭看作公司,稍有不如意就会“跳槽”,而且从来不缺乏接盘侠。

基于此现象,迎合女性消费者的商业服务会更容易受到青睐,当然,这只是商家们需要了解的其中一点,如果想要深耕小镇,还需要在实际操作中积累经验。

在残酷的彩礼面前,重男轻女的思想已经被彻底推翻,小镇的姑娘们也更加有见识,工作能力更强。事实上,随着科技的发展,强壮、有力量再不是男人的优势,而女人的感性、细心、耐心则成为她们的优势。在这种背景下,小镇姑娘是非常希望用“知识”来武装自己的,以巩固阶级地位,比如知识付费、有偿阅读正在小镇渐渐流行起来,Kindle在城市中销量非常惨淡,但在小镇却是非常地受欢迎。通过网络视频,小镇姑娘看到越来越多的潮牌、美妆产品,也是非常怦然心动的,于是,网红直播带货的口红、护肤水也渐渐成为小镇姑娘的最爱,如果再配上拼多多的模式,把价格降下去,市场简直一片沸腾了。此外,新时代的小镇青年、小镇姑娘都渴望住上楼房、向往在屋里上厕所的生活方式,而新农村建设也让更多的人住进了小镇中心的小区,如此“准集中”的居住模式,给快递、外卖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商机,而且随着传统的集市、庙会的衰落,连锁型的大规模超市,和小型的便利店,也都下沉改变着小镇,令其生活丰富。

寻找真正痛点,农村包围城市?

面对小镇消费者,无论是姑娘还是大妈,价格因素始终非常敏感,这也是为什么拼多多模式会成为“商业下沉”的最大亮点,有很多小镇姑娘每天例行的生活就是:发布限时秒杀、价格美丽的商品。此外,相比于城市拥堵的交通,冗长的通勤时间,小镇姑娘有着更多的业余时间,她们乐意把时间消耗在“猜成语、抢金币”、守株待兔抢红包、转发领奖品之类的活动上,类似的商业模式也更容易在小镇里流行起来。

当然,要想让小镇市场长期、稳定、繁荣,单单依靠“拼价格、发红包”等活动,是很难成功的,商业要做大做强,势必要找到消费者的痛点,提供优质服务。

如前文所述,小镇的离婚率正在逐步走高,越来越多的小镇男生找不到对象,在这种背景下,婚恋网站、相亲直播可以大有可为,他们可以把小镇之外的优质资源介绍进来,同样,也可以把本地的优质人口推销出去;另外,农产品滞销也是一个问题,好端端的水果常常烂到果园里,但城市里的超市供应则略显不足,味道也非常差,而类似拼多多这种每天能寄出200万斤水果的平台,则是果农的最爱。除了一些消费性需求之外,教育、医疗、住房同样困扰着小镇人民,也是他们需要面对的三座大山,小镇上的一些精英群体已经意识到,要想让子女彻底摆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需要投资教育,让孩子学英语、学编程,但苦于本地教育资源匮乏,这就是在线教育的蓝海;而意识到农村医疗问题之后,水滴筹早就开始走下沉路线,一方面避开了保险巨头在城市中的围剿,另一方面又给小镇用户带去实实在在的“互助模式”和坚实的保障体系...

平心而论,各行业巨头纷纷向农村小镇下沉,不止于商业模式、商业利益,而是妥妥的时代需求,配合着中国城镇化的政策春风,所有走向小镇的企业,得到的回报将会是非常丰厚的,难怪有企业家直言:中国商业未来十年的战场,一定在小镇。(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