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贴减少、开放竞争,中国电动车企如何保命?
2019-04-10 22:22:04
  • 0
  • 0
  • 0
  • 0

     相关媒体报道,中国正在向西方电动车企业开放市场,并逐步降低对本土电动车的补贴,且明确要求各地官员不能再传播类似“支持国产”的情绪,此举被专家解读为:中国管理者正积极权衡以平息贸易战,但所带来的后果却比较严重,一方面,中国是最大规模的电动汽车市场,去年全球共卖出130万辆纯电动车,其中,有60%都来自于中国需求,另一方面,中国管理者对环境问题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而汽车尾气污染是其重点关注的项目之一,加上,日益突出的城市交通阻塞问题,以至于,整个汽车行业早已成为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如今政策调整,连锁反应势必会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具体到中国的电动车企,应该是痛苦的,毕竟,保护性政策消失以后,自己要面对更残酷的竞争,无论在技术成熟度,还是成本控制、品质状况等方面,都没有绝对的优势,否则,也不需要政策保护这么多年,但从积极的角度看,这也是中国电动车企必须要经历的阶段,如果能处理好发展和竞争的关系,他们或许才会蜕变成为真正成熟的企业。 

胡萝卜大棒,中国电动车行驶在无菌环境中?

     为了鼓励中国电动车企业的发展,中国管理者一直采用胡萝卜加大棒的原则,胡萝卜给到电动车企,包括大量的补贴,如比亚迪一款价值三十万的电动车,补贴下来,消费者仅需要12万左右就能提走,还有更夸张的,北汽新能源生产的一款名叫EC的经济型电动轿车,补贴后的实际售价仅有不到5万块,如此价格让北汽新能源销量大涨,全年总销量达到15.2万辆,如此成绩让这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一跃成为仅次于特斯拉的全球第二大电动汽车企业。相比之下,比亚迪更加知名一些,他们是一家综合性代工厂,但拥有自己的汽车品牌,旗下九个事业群基本围绕汽车产业展开,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比亚迪插电式汽车年销售量已达到25万,逐步摆脱纯代工商的身份,而且他们的综合影响力比之北汽新能源更大,创造就业机会的能力也更强,从而更容易获得来自管理者的支援。

     前些年,比亚迪在某省会建造汽车生产基地,可以创造约1.3万个工作岗位,条件是管理者要升级出租车公司,修建充电桩,鼓励电动出租车,于是,仅仅两年的时间,蓝色比亚迪电动车,宛如一个个巨型的铁蟑螂倾巢而出,横行无忌,又拉风靓丽。

     与此同时,管理者又把大棒给了传统汽车,随着环保问题日益突出,加之,各路专家纷纷表态,把雾霾的罪魁祸首指向汽车尾气,所以,每当空气变差或者国庆阅兵、APEC、世博会什么的,传统汽车都会被要求呆在车库里,雾霾严重的城市如北京、石家庄等等,动辄就要单双号限制,有人抱怨:自己只是买了0.5辆车,而且开车没有任何乐趣。

     事实上,交通拥挤、通勤时间太久,长期开车上班经常会让人精神错乱,觉得这样的人生没有意义,有一位石家庄医生,自从地铁修建完成以后,就再也不想开车了,但每个月要启动两次,以确保自己的车还能用。相比之下,电动汽车则没有限号要求,管理者甚至专门给他们定制了漂亮的“绿色”车牌,每天都可以趾高气扬地上道。正是基于如此鼓励,纯电动汽车在中国新车销售占比达到3.3%,而美国这一数字仅仅有1.3%,两相对比之下,我们似乎应该庆幸自己在电动车方面取得了不错的短期成绩,但从长远来看,政策的严重倾向性只是给中国电动车营造了一个无菌的环境,隔离了一切的竞争、资本、乃至销路问题,但任何汽车行业,本就是一坨坨带血的凶残,无菌环境未必能持久。

饿狼传说,老牌汽车会撞翻中国电动车吗?

     如前文所述,中国管理者降低本土电动车的补贴,并相继取消其他优惠政策,专家解读之,此举是为了平息中美贸易大战,这也就是意味着,管理者有些出于被迫,而一直生长在无菌环境中的中国电动车企业还没有做好迎接“充分竞争”的准备,在如此仓促的情况下会出现两种极端:一种是中国电动车经受住考验,完成蜕变,从而长期同欧美国家的品牌汽车相抗衡,另一种则相对悲观,失去管理者援助的中国电动车在品牌积累和技术沉淀方面,都存在先天性的不足,有可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节节败退,甚至难以保命。

     其实,面对激烈的竞争,中国电动车首先要调整心态,而非抱着“补贴减少,我就死给你看”的态度,事实上,比亚迪、北汽新能源早就开始布局“无补贴”状态下的经营模式,只是没有想到会以如此方式失去补贴。有鉴于此,中国电动车企业势必要快速提高自己的技术造诣,而要提高技术有两种方案:一是自己开发、逐步积累,这样得来的技术能有效地同企业经营结合起来,发挥的效用最大;二是去欧美国家购买技术,或者高薪聘请电动车专家,以快速地完成技术移转,显然,依照中国现在的状况,走第二条路比较合理,依靠多年累计起来的资本来赢取技术和时间,乍一听,虽然有些窝囊,但如此模式已经成为很多企业生存的法宝之一,比如富士康不研发显示器,他们只需要收购夏普;腾讯不开发打车应用,他们只需要投资滴滴即可。此外,中国管理者之于电动车市场有着非常高的期望,总目标是截止到2030年,电动车的占比要达到30%以上,这就意味着,市场的需求会与日俱增,也就会出现不同等级的电动车需求,如果仅仅以保命论,我觉得中国电动车企可以守住低端市场,先以价格取胜,如果有机会,再借助一切可以借助的力量,实现弯道超车。

     贸易战给大量中国企业敲响了警钟,大家已经充分理解“落后就要挨打”的含义,有些情况甚至是落后就要消失的代价,但总得来说,我们从一开始就要有绝对信心,去迎接真正的挑战,从而淬炼出真正的企业,况且,对于消费者来说,选择也会变得多样化。(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