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台积电、富士康如何面对苹果砍单之痛?
2018-11-29 23:04:35
  • 0
  • 0
  • 0
  • 0

     自从传说新iPhone 销量不佳,苹果股价暴跌之后,整个社会舆论都迎来巨大的高潮,或许大家等待这一天实在太久,没有办法,人性本就如此,我们太喜欢“强人落马、新秀崛起”的桥段了,于是,华为、OPPO手机崛起的新闻,也跟着火了一把,但正当看戏之人一片欢呼的时候,整个iPhone产业链就陷入了艰难的境地,遍布全球的iPhone Town相继呈现出“哀鸿遍野”的悲凉景象。新iPhone销售低迷,首先受到影响的是苹果,虽然这家企业富可敌国,偶尔有一两款手机销量欠佳,不会伤筋动骨,但问题在于,新iPhone销量萎靡,可能只是其走下坡路的开始,如此颓势非常影响华尔街的心情,于是,苹果股价跌破万亿,跌跌不休,以至于出现股价单日下跌7%的情况。

     当然,最惨的肯定不是苹果,他们属于轻资产企业,一个工程师的创意可以值5000万,也可以值20块,相比之下,苹果旗下的供应商就有点难捱了,超过800家的企业都在经历iPhone砍单痛苦,有一些小型厂商,干脆就直接死过去了,而类似三星、台积电、富士康这样的产业链大鳄,则不得不调整战略,通过高超的管理来保护自我,既要满足苹果的出货需求,又要赚取足够的利润,年底发奖金,但产业链上下游的情况,又有所不同。

三星台积电,依靠科技含量建立万世不拔之基?

     众所周知,三星、台积电是苹果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在整个产业链上的话语权,同苹果差不多,利润也差不多。在iPhone销售最火爆的时候,三星、台积电的A系列芯片常常产能不足,从而决定着整个产业链的生存状况,换句话说,这两家半导体企业能生产多少芯片,产业链上就能做多少支iPhone,连同富士康、和硕、绿点科技、LG等企业不只要看苹果的脸色,还要看台积电、三星的脸色。如今iPhone订单遭砍,两家企业的日子自然不好过,但凭借手里的“金饭碗”,他们从来不愁订单。

     据台湾业内人士透露,因苹果下调iPhone的出货量,台积电同步下修明年第一季度A12芯片的预测量,从原来接近12万片的Forecast,向下调整20%,但总得来说,苹果订单下降之后,对台积电整体的营收利润影响不大,斥巨资搭建的7nm芯片生产线在明年依旧处于满载的状态。因产能有限,台积电常常会把苹果的订单放在第一优先级,现如今,苹果订单不甚充盈,台积电则可以把产能分配给高通的8150和海思的麒麟980,以及AMD的7nm CPU等等,总之,从逻辑上来讲,台积电并不太担心苹果砍单,因为他们掌握着全球最稀有的芯片制造能力,全世界的IC订单都有可能飞到台湾,包括苹果的竞争对手,事实上,只要消费者需要智能手机,台积电就有生意做,甚至当手机形态消失,万物联网时代来临时,世界还是需要芯片的,台积电依然会高枕无忧。苹果现在砍单,就好像给台积电放了一个黄金小长假,他们正好休息调整,好好地研究一下3nm制程。

     三星的产业链地位同台积电差不多,但是比之台积电更加复杂,因为他们不仅要给iPhone供货芯片,同时还给其供货显示器、电池、摄像头等关键零部件,有人做过统计,iPhone上有一半的零组件都来自韩国三星。

     所以,当新iPhone订单下调,对于整个三星集团影响比台积电更大,他们需要花大量的精力来调整产能:芯片生产线应该能处于满载,旗下 Galaxy芯片依旧处于非常缺货的状态,但他们的代工能力要稍逊于台积电,没有办法高枕无忧;而显示器、电池的产能则要好好思索一番,他们需要找到同级别的客户,来消化自己的产能,只是这些生产线都是按照苹果非常严苛的标准搭建的,不知道一些杂牌厂商是否敢于追随苹果的品质标准。

     好在,三星的伟大在于其全产业链的布局,几乎囊括了全部的零部件领域,如此的布局虽然极容易出现高风险,但他们常常能在某一个分支领域做到前三名,这种全部领域都是前三名,综合排名第一的状况,使得三星具有万世长青的基业,这就是为什么在功能机时代,手机三巨头是诺基亚、摩托罗拉和三星,而智能手机时代的两个半巨头则是苹果、三星和华为。总的来说,三星面对iPhone砍单也不会伤筋动骨,三星技术的稀有性虽不及台积电,但总算手里也是有着大量的金碟子,饭吃不愁,而且订单品种丰富。

资源整合,富士康等低端产业链的生存之道

     相比之下,富士康、和硕科技、绿点捷普、蓝思科技等产业链底层的厂商则要痛苦得多,特别是最终的组装厂,日子更加难捱。自从苹果被爆出iPhone砍单之后,富士康就接连被曝露出裁员、减少开支、缩小生产线等传闻,显然,这是必然的,毕竟,低端产业链的生死是完全同自己的主要客户捆绑在一起的,好在,郭台铭也是一位狠角色,而和硕童子贤和蓝思女掌门人周群飞也都不是等闲之辈,他们在电子制造业浸润多年,都是深谙市场的老兵,他们常常能在最困难的时候,完成惊艳的操作,转颓势为胜势。

     其实,低端的电子制造业根本没有“裁员”的必要,他们的基层员工一直是流动的,据说一个苹果淡季和旺季的转换,整个基础制造的从业人口就会差异30%以上,事实上,这些最基础的工作岗位也不能让普通员工干太久,毕竟,太过于枯燥和无聊了。当iPhone订单减少时,基础员工的加班时数就会降低,收入大概会减少50%以上,一些员工迫于生存压力会主动选择离职,当然,他们仍然有机会在iPhone订单充盈的时候回来上班,如此操作在很大程度上节约了人力成本。另外,在寒冬来临时,富士康、和硕等台湾企业都就会彻底发扬“日本制造业的光荣传统”,全民截流,关注电灯、空调、纸张的使用量,关注设备购买的预算成本,关注一切会花钱的项目,自然地,因效益不好,郭台铭、童子贤会深情款款地讲一些故事,让高阶主管们主动放弃奖金,同公司共度难关。此外,更优质的操作来自于同地方管理者的合作,因电子制造业有强大的创造就业的能力,他们向来是地方管理者青睐的对象,这种青睐不只是大力宣传,而是实实在在的资本支持。当寒冬来临时,低端制造业常会求助于地方管理者,申请补贴或者保护,以熬过最艰难的阶段,而当订单充盈时,双方又会共享繁华:企业享受微薄却数量庞大的利润,管理者享受税收和GDP.

     总之,能在苹果产业链上活下来的企业都是狠角色,他们靠技术、资本、管理、政商关系等一切手段来维护自己的长久经营,这大概就是生存之道吧。(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